新浪新闻

当95后的“史今”遇到00后的“许三多”

  当95后的“史今”遇到00后的“许三多”

  北部战区陆军某旅组织百余名训练尖子围绕20余个课目展开创破纪录比武。比武中,27名新兵踊跃报名,在竞技场上同老兵一比高低,其中5名新兵表现出众,喜获荣誉。图为获奖新兵与战友们分享胜利喜悦。张川川摄

  14年前,一部电视剧《士兵突击》火遍了大江南北,吸引了一批又一批年轻人投身军营。那个憨厚、执着、“一根筋”,又带有几分“傻气”的许三多,吸引一代士兵去“追星”。那位知兵爱兵的班长史今,也成为基层带兵人的榜样。

  如今,大批00后新兵步入军营,迎接他们的是年龄比他们大不了多少的95后新兵班长。“娃娃班长”究竟该如何带好“娃娃兵”?新时代,95后的“史今”和00后的“许三多”们,正书写着一段新的“士兵突击”。

  那么,不妨从新兵班长的视角,去观察一下今天的新兵,看看他们究竟“新”在哪里。

  当特长兵成为大多数,没有特长的新兵反而成了“异类”

  午饭后,北部战区陆军某旅新兵班长王明玮向全班宣布:国庆节期间,新兵营将组织以新兵为主体的篝火晚会,希望大家踊跃报名参加。

  尽管对这批新兵多才多艺的特点早有耳闻,但真到报名时,大家的踊跃程度还是令王明玮大吃一惊。

  一个班8个人,竟有7人报了名——

  “班长,我会武术!”新兵王亚坤掏出一沓证书,举到王明玮面前:澳门国际武术节散打80公斤级亚军、少林寺太祖长拳表演冠军……

  唱歌、武术表演、相声……仿佛你想到啥就有人会啥。就在大家七嘴八舌讨论节目编排时,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的新兵操顺楷,显得特别突兀。

  “你不报名吗?”王明玮将目光移到操顺楷的身上,轻声问。

  一张白净的脸上,明亮的大眼睛闪躲着班长投来的目光。“我……我没有特长,不报名。”操顺楷微微摇头,然后低下了头。

  “参加个小合唱也行啊。”王明玮有些不死心。

  “班长,我真的啥也不会。”一丝不易被察觉的尴尬,从操顺楷脸上划过。

  王明玮轻轻叹了口气,这个少言寡语的兵自从来到这个班就是这样,存在感很低。

  隔壁班的新兵班长徐顺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,班里一共8个新兵,7个报了名。和王明玮的班级不一样的是,徐顺班里唯一一个没报名的新兵肖益是个“刺头”。

  “我没有什么特长,更没兴趣参加什么篝火晚会!”被问及意愿,徐顺班里唯一没报名的新兵肖益脖子一梗,甩出硬邦邦的一句话。

  和操顺楷不一样,肖益的存在感极强,显得很不“合群”。集合慢、跑步慢,除了休息,什么事都不积极,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子无所谓的劲儿。

  该旅的新兵调查报告显示:特长多、表现欲强是这批新兵的普遍特点。新兵中取得音乐、修理等级证书的占56.8%,有特长的新兵比例更是高达91.6%。

  最终,原本设置的12个节目被扩容到18个,晚会时长也大大超出了计划的2小时。

  “91.6%,真高啊!”该旅政治工作部主任田忠良手中攥着那份新兵调查报告,不禁想起以前的情景。那时,有特长的新兵就是“香饽饽”。如今,特长似乎成了标配,再无稀奇可言。

  然而,品味这一可喜变化,田忠良的脑海里却跳出了另一个数据:“只有8.4%的新兵没有特长。”

  当特长兵成为大多数,没有特长的新兵反而成了“异类”。那么,这些“少数人”有没有得到带兵人足够的关注呢?

  一次新兵骨干交流会上,田忠良带着大家分析了这一现象:这些没有特长的新兵中,大致分为两种类型。一种像操顺楷一样,在班级里沉默寡言,表现平平;另一种和肖益相似,不听招呼,难以管教。

  “其实我也曾幻想站上舞台,享受那种备受瞩目的感觉。”一次私下聊天时,操顺楷告诉王明玮,他觉得身边的战友都太优秀了,有时甚至会因为没有特长感到自卑。

  “做了那么多‘冒泡’的事,其实就是想吸引班长的注意力。”一个夜晚,肖益也终于打开了心扉。

  无论有没有特长,他们都渴望被关注。

  一次队列训练时,王明玮有意安排操顺楷指挥全班队列训练。一天早饭后,徐顺突然宣布,由肖益担任全班的内务负责人,负责每天早上离开宿舍前的内务检查。

  令人欣喜的变化出现了:操顺楷虽然依旧少言寡语,但在训练场上却多了一分自信。肖益自从肩上压了担子,内务水平也有明显提高。

新浪新闻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张先生

手 机:13988889999

电 话:020-66889888

邮 箱:admin@163.com

地 址: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